刘晓波身影在其中 刘霞与白色恐怖家属作品联展

刘晓波身影在其中 刘霞与白色恐怖家属作品联展

(芋传媒记者赖品瑀报导)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的妻子刘霞,是一位诗人、艺术家。他的作品 30 日起,将在台北当代艺术馆展出,当刘晓波遭逢 3 年劳改期间的摄影创作也将在其中。

这是刘霞的作品在刘晓波死后首次于亚太地区公开展出,但他本人却因为健康与心理创伤,无法亲自随作品来台。

刘晓波身影在其中 刘霞与白色恐怖家属作品联展

台北当代艺术馆将自 3 月 30 起至 5 月 26 展出《呼吸鞦韆-刘霞、蔡海如双个展》。遭中国政治迫害的刘霞,与白色恐怖受难者家属蔡海如,两人其实并不相识,也来自不同时空背景,但当代馆将两人的作品在同一个展间展出,企图製造对话。

刘霞展出摄影作品 26 件以及 6 篇诗作。这一批作品是刘晓波遭逢 3 年劳改期间的摄影创作,虽然中国艺术家艾未未曾经协助在北京展出过一次,但当刘晓波在狱中得到诺贝尔和平奖后,原本就遭中国当局长期监视与软禁的刘霞,更遭限制再也不能公开展览,仅在私人场合与网路上呈现。这批作品目前由法国政治学者盖.索门(Guy Sorman)收藏并于 2011 年 10 月在巴黎布洛涅-比扬古(Boulogne-Billancourt)首次国际公开展出。

当代馆馆长潘小雪表示,刘晓波死后,刘霞在巴黎过着「隐居」的生活,无法出席公开场合,至今也不曾接受任何记者的访谈,可见创伤之深。因此也这次因为健康因素为由,没有来台湾。

潘小雪解析,刘霞展出的作品分为两个主题,一为有着成人脸孔的婴儿娃娃们,表情看似暴怒、恐惧、迷惑或者吶喊般,这些娃娃在真实的场景中,不知不觉成为一个个活生生的精灵,创造出恍惚的空间及时间感,似乎反应出刘霞自身的遭遇,静默地注视这一切,凝视、沉默、企图超越。另一个主题则用各种布料,蜷曲蔓延成各式造型后拍摄,织料上的纹理质感与纠结的团块,表现出无言的苦闷。

而除了摄影作品外,在展间走廊的窗户上则展出刘霞的诗作,描述创作娃娃系列作品的心灵状态,与刘晓波间夫妻相互的倾诉。

刘晓波身影在其中 刘霞与白色恐怖家属作品联展

蔡海如则展出装置作品 2 件。《飘》位在展场走廊底,悬挂了一张俯视漂浮着粉色裸女脑门的小画和一首诗,表达她心中想要获得自由、尊严的奋斗过程;《生命之花》则为40多盆黄金葛植栽组成,蔓延在展间地面,其间交错放置一则则编写来自《狱外之囚:白色恐怖受难者女性家属访问纪录》书中,白色恐怖受难者家属心声,与一个一个家庭的生命故事。

蔡海如表示,虽然黄金葛不会开花,却被称为生命之花,虽然自身含有毒性,却又能净化空气,蔡海如表示,这象徵着坚韧善良与守望幸福的意含。

蔡海如的父亲曾因参加读书会以及加入地下党活动成为政治犯,两次共24年的入狱。他曾经隐藏与迴避受害者家属的身份,却在一次联展的邀请下,重新面对自己。蔡海如指出,他在 2003 年才小心翼翼地开始,用各种艺术手法表达她身为一个白色恐怖受难者家属,在时光岁月和青春流失中,不断被压抑禁锢的难言与失语的心境。当时他的作品也曾出现黄金葛,但却佔了很小部分,如今却布满展间地面,显示承袭了过去父母「只要活着」奋力走过来的坚强意志。

潘小雪表示,身为政治受难者家属,两位艺术家如同另一种囚徒般心繫着狱中之人,现实生活中被监视、排挤,在遭受极度荒谬与痛苦的同时,但艺术家的灵魂也开启另一个创作的世界,让他们获得自由、尊严及诗意。

而这次展览触碰了人权议题,当代馆也鼓励青少年表达意见,提出对人权的认知观点,或关怀回应遭受政治迫害的女性家属,因此也将举办观后心得徵文比赛,徵件日期自即日起至5/18,欢迎高中生踊跃投件,徵件网址

展览资讯